欢迎来到邯郸市晴妹化工营业部!

日本经济停滞不前20多年,西方国家为何没能超越日本?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栏目导航
邯郸市晴妹化工营业部
最新资讯
新闻资讯
社会
万象
财经
日本经济停滞不前20多年,西方国家为何没能超越日本?
浏览:187 发布日期:2021-01-13

迈入新时代以来,国际上的竞争,尤其是经济发展上的对抗愈发激烈,每一秒钟都显得十分重要。

而日本却能够在二十余年的经济停滞不前的情况下,依旧保持国际领先地位,没有被与其成为竞争对手的西方国家超越。

广场协议与虚假的繁荣期

这二十多年并非早期封建奴隶制社会的经济发展缓慢的一段岁月,而是从1990年左右到近些年的黄金时期。

由崛起到跌倒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个时期里,日本的经济是怎么样发展的?

二战之后,日本虽然是战败国,但是在之后得到了美国的扶持,在当时第一个从发展中国家跨入发达国家行列。这样巨大的转变,在整个国际社会都是罕见的。

1968年,日本经济体排在了全球第二,只比美国低。此后数十年间,日本以工业出口产品为核心的经常项目几乎始终占顺差。

日本创造了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的典范和奇迹,而美国有些坐不住了。美国在二战后扶持日本,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利用日本来扼制苏联,当做自己在亚洲的一大势力。

可七八十年代的日本,资本扩张的速度近乎疯狂,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工业产品遍及全球。日本发展趋势难以控制,甚至有人提出"日本将和平占领美国"这样的言论。

美国当时正深陷由财政赤字引发的经济危机,为了降低外贸赤字,美国选择通过美元贬值来刺激出口,缓解压力。这一举措也得到了许多美国制造业企业和议会议员的支持。

这也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巨大弊端,经济危机具有极强的波及性,为了解决本国问题,甚至不惜转移风险给其他国家。

而作为转移对象之一的日本也明白,这项协议导致日元升值后自家的出口企业会受到猛烈冲击。

但是风险背后是巨大的利润收益,日本是一个工业大国,而自身资源贫乏,对于石油的需求非常大。石油是按照美元结算的,日元升值以后,就能够买到更多的石油,这对于当时的工业企业来说是极为划算的。

此外,美国的巨大财政赤字压力,日本也看在眼里。美国作为自己的靠山,日本肯定不希望美国垮台,因此有必要在这时候帮一手。

在这样的情况下,1985年,美国联合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共同签署了《广场协议》,达成协议低价抛售美元以实现美元贬值。

日元借机获得了巨大的升值,此后十年里,日元币值每年都能上涨5%左右,这极大地刺激了国际资本对日本股市和房市的投资。这样近乎稳赚不赔的情况下,日本的股价、房价增长速度大大超过了GDP的增速。

但是脱离了实业的经济注定是虚假的,实体经济才是一国经济的根本所在。当时的整个日本沉迷于投资股市,产生的巨大泡沫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分离。

当时的日本,仅东京的地市投资几乎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相比之下,实业经济可谓冷落不堪,这也为此后经济的迅速衰落埋下伏笔。

泡沫经济的消散,日本"消逝的二十年"的开端

1989年,高昂的房价让政府不得不采取货币紧缩政策的措施,以达到消除过度的繁荣,让经济回到正轨。仅仅一年之中,日本经过五次上调,中央银行的利率从2.5%涨到了6%。

但是尽管已经预料到可能的后果,日本政府仍然低估了戳破泡沫经济的严重影响。

股价和地价几乎在一夕之间暴跌50%以上,这对于几乎把全部家当都投入金融经济的日本国民来说,是不亚于倾家荡产的毁灭性打击。

股票的疯狂抛售让金融市场一路溃败,银行的大量坏账让经济持续停滞不前,加之1998年遭遇亚洲金融危机,日本一度陷入了"失落的二十年"。

比日元价值更膨胀的是投资者的野心和贪婪,而最终,在狂欢落下帷幕时,得到的只有萧条与萎缩。

相比于说广场协议是日本经济失落二十年的根本原因,它更像是一根导火索。

金融业由于自身的高收益性,很容易就能够聚集起相当规模的市场。而这样的凝聚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够创造出让人为之疯狂的无底洞。

实体经济的血液也是由此被金融业抽走,失去支撑的实业难以维持高度发展的空中楼阁,当这个幻象被破坏时,之前有多么繁荣,所造成的损失就有多大。仅1992年,日本股票市值与土地市值共损失406.9万亿日元,相当于全年GDP的87%。

相比于人性的贪婪,广场协议只是一个普通的国际协议,你情我愿之下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而政府管控完全失效,让资本盲目逐利的天性操控市场,才是这场灾难的源头。

要对产业做好规划和引导,确保各产业都能够得到健康的发展,才能避免经济畸形发展,进而引发许多问题。

西方其他国家难以超越日本的多重原因

日本因此得到了二十多年的教训,本应该一蹶不振,被其他国家赶超,而发展程度落后于日本的其他西方国家为什么依旧难以超越日本?

首先,日本也属于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固有弊端就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

经济危机的恐怖之处在于它能够波及到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甚至是全球。在美国、日本出现的经济危机,西方其他国家也会受到牵连,经济发展也会因此被阻碍。

比如,1997年美国华尔街的"黑色星期一,"美国股市开盘后,道琼斯指数暴跌超过22%,损失市值相当于当年美国GDP的八分之一左右。

这次纽约股市的暴跌也同步引起了其他西方主要国家的股票市场下跌。英国、法国等纷纷下跌10%左右,这场全球性的股灾让整个世界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由此可见,当日本股市受到巨大冲击时,其他西方国家并非顺风顺水,而是连带着遭受了严重的破坏,社会受到重创。

如德国,1993年的全德失业率为13%左右,远高于正常水平,同年GDP也下降了1.8%左右,国民经济发展不增反降。

国际金融体系具有的高度流动性,让日本和西欧主要国家因经济危机而持续性地萧条。除了美国真正地走出危机,甚至从中吸收资本,获得了额外效益,其他主要国家均遭受着持久地损失。

此外,日本经济本身也具有着较高的稳定性,很大程度上能够缓解经济困难的压力。从1999年度过经济危机后,日本GDP就从2000年的469万亿日元近乎稳步地发展到2010年的500万亿美元。

即使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日本的名义GDP下降了4.6%,也在很短的时间内重新调整抬正。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尽管日本在这二十年里,GDP增速始终在1%一下,却没有展现过度的颓势。这也是日本经济在此期间没有落后于其他西方主要国家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日本能够在这样的长久衰势下保持经济强国的地位,依然在发达国家行列,还在于日本明治维新之后的经济高速增长,带来了相当可观的经济积累。

即使是这三十年间,日本的人均GDP依旧从1985年的11369美元上升到2011年的46618美元,这般"殷实的家底"才能够禁得住挫折。

那么,这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日本的经济并非表面上说的"失去的二十年"那般凄惨。因为发达国家的GDP增长速度普遍十分缓慢,即便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GDP增速也不超过3%。

而如果仅从日本GDP增速缓慢就断定这个国家失去了经济活力与生机,已经逐渐要退出发达国家的群体,未免有失偏颇。

那么,日本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最广泛流传的说法一样,失去了二十年呢?

断定日本经济停滞不前的一个重要参考就是日本的储蓄率下降。而下降最多的是民间储蓄率,企业储蓄率反而维持在20%以上,即日本民间依旧有着充足的资金来维持经济运转。

当然,如此高的储蓄率也说明日本企业很难把资金转化为生产力量,导致经济转型困难。

此外,日本民族有着很强的危机感,即居安思危,不会过度宣传好事,这虽然与民族文化传统有关,也一定程度上是政府的一种策略,通过虚假的宣传,一方面鼓励国内加大力度振兴经济,一方面麻痹诱惑国外做出错误判断。

如经济危机爆发后,和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日本虽然第一时间进行调整和补救,但是媒体上更多的是对于惨状的宣传,而对于复苏后的新繁荣近乎闭口不提。

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国家很难把握经历过经济指标的下跌后,日本是否已经恢复了正常水平,虚虚实实之间,低调发展才是日本选择的道路。

因此,西方其他国家难以超越日本的另一个可能原因就是,日本对数据进行刻意弱化,以达成战略欺骗的效果。而事实上日本并非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不堪,这般"扮猪吃虎",又怎么去超越呢?

日本的经济如今依旧面临很大问题

当然,这也不代表日本经济就一片大好,所谓的"失去的二十年"只是一场骗局。因为日本的确在泡沫经济中受到了很沉重的打击。

如今的日本也面临着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都成了阻碍日本发展的重要障碍。

在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安倍晋三2012年重新成为首相,就大力推动所谓的"安倍经济学"来改变日本的经济格局。

"安倍经济学"是一种类似于凯恩斯主义的政策,主要在于刺激消费和企业生产,提高就业率,从而让经济快速复苏。

但这些措施使得日本的人均固定工资上涨了0.4%,而同时期核心消费价格指数也上涨了2.9%。这样对比来看,收入水平依旧不足。

尽管有着种种鼓励措施,日本民众的实际收入依然难以增加,这也是消费需求难以被拉动的重要原因。

消费是日本经济重新恢复高速发展的重要支撑点,没有充足的消费动力,经济就无法运转起来。

日本的消费需求下降同严重的老龄化社会也有着密切的联系。上世纪七十年代,日本就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如今,日本65岁以上的人口更是超过了3580万,这严重地阻碍了经济的发展。

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完善,生活水平也随之提高,再加上越来越普及的高等文化教育改变了传统的生育观念,日本的生育率不断下降。

而日本一直难以接纳外来移民和务工劳动力,这也是日本劳动力缺失的重要原因。

迈入21世纪以来,日本年龄在15岁到64岁的劳动人口从2000年的68.23%下降到2019年的59.42%,数百万的劳动人口减少,导致社会财富的创造被严重拖慢。

而与此同时,逐渐增多的老年人口也在不断挤压社会福利基金,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养老工作。

由此引发的收少出多的问题也是日本面临的一大经济与社会困难。老龄人的消费需求也低于年轻人,而年轻人的劳动能力又高于老龄人口,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因此,日本在成为最大的债权国的同时,政府也背负着巨额的财政债务,如今,日本政府近四分之一的预算都要用来偿还债务利息。

日本想要从中跳脱出去,就必须加快经济结构转型,让更多的企业转型为高新技术导向型,减少简单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至此,我们可以明确,西方其他主要国家没能在日本"消失的二十年"中赶超日本,主要是这二十年中日本并非表面上那般难以维持,西方其他国家也没能在这二十年里做到全力以赴实现高速发展。

而日本也面临着许多的问题如财政亏空,社会结构压力,产业转型困难等,这些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今后西方国家里谁会领先还真不好说。

回顾日本这些年发展的历程,我们能够从中得到的教训就是,实体经济才是一国命脉所在,脱离了实体经济的繁荣是虚假的繁荣,过度重视金融业,永远不能够成为一国真正强大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