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邯郸市晴妹化工营业部!

内陆湖北,还需扩展经济外向度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栏目导航
邯郸市晴妹化工营业部
最新资讯
新闻资讯
社会
万象
财经
内陆湖北,还需扩展经济外向度
浏览:95 发布日期:2021-01-13

经济外向度也叫外贸依存度,是指一个城市、地区对外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它反映出一个城市、地区的经济与国际经济联系的紧密程度。

近几年,湖北省外贸保持快速增长态势。2019年,全省进出口总体增速、出口增速、进口增速分别高于全国9.7个、5.3个和16.6个百分点,进出口增速位列全国第七。但是,当年湖北省经济外向度仅为8.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3.2个百分点,在全国省级行政区中仅排第24位。

当前,我国外向度高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闽南等沿海地区。其中,东莞、苏州、深圳、厦门等城市的外向度均超过100%。

如果说湖北与沿海地区不具可比性,可以同比中部地区。2019年,郑州的外向度达到36.5%,是中部省份中唯一超过30%的城市,武汉的外向度仅为15.0%。

如何织密湖北经济的国际关系网?湖北外贸短板主要在哪?外省有哪些值得学习借鉴的做法?连日来,支点财经记者采访主管部门、企业、专家学者,请他们为湖北外贸发展把脉问诊,为拉长湖北外贸短板寻求解决之道。

被羁绊的脚步

湖北万里防护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里防护”),是仙桃防护用品出口龙头企业。

万里防护成立于2006年,起初主要做口罩、防护服代加工。2010年起,公司涉足自营外贸出口,3年后出口额超过500万美元,并在2019年达到1200万美元。2020年,该公司自营出口有望突破2亿美元,缴税逾亿元人民币。

2020年11月26日,刘永刚在办公室里指着照片墙上他在埃及金字塔、古希腊神庙的留影感慨:“公司产品如今销往全球70多个国家或地区。我跑市场就至少去过全球50多个国家或地区。”

企业渐入佳境,刘永刚认为,这正应了公司名字的含义——行万里路。

刘永刚不精通外语,早期靠手势等肢体语言交流,广交世界各地的朋友。为了有“共同语言”,他提前了解合作伙伴所在国家的文化背景,迅速打开话题进而与对方成为朋友,合作也随之而来。

直至现在,刘永刚坚持亲自培训业务员,要求业务经理必须熟悉客户所在国家的历史文化。“谈得来才能交朋友,”他说。

相形之下,国有外贸企业负责人鲜少走出国门。

问到出国跑过几次市场,省内某国有茶企负责人直摇头。“出差国外不光有费用高的问题,还有申报流程复杂等因素。”羁绊住脚步的还有思想顾虑:出去拿不回订单,如何交待?

与此对应的是,近年来,我省民企对外贸贡献逐年增大,2020年占比进一步提升,接近60%。

“湖北经济外向度不高,根本原因在于内生动力不足。”华中科技大学经管院研究员周记顺如是评价。湖北九省通衢,交通区位优势显著,部分企业单靠内销就可过得很滋润。再看现在外贸发展较好的沿海城市,许多都是被资源缺乏给逼出来的。他认为,湖北的当务之急是要采取有效措施破除各种障碍,激发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

拉不长的“链条”

丁小平,湖北天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天门市从广东引回来的“成功人士”。而眼下,他正面临两难选择。

61岁的丁小平是天门市皂市镇人,本世纪初,他南下广东创业,自主研发小型户用太阳能光伏产品,销往中东、非洲、东南亚。

2012年,丁小平投资8000万元在皂市办厂,踌躇满志地把生产、出口搬回湖北,并立下年产值过亿元的目标。然而不到3年,公司业务却开始“返流”广东,年产值也停在两三千万元水平。

最先“卡壳”的是出口。从深圳盐田港出口,通常半个月就可抵达非洲。但从阳逻港经上海洋山港出口,耗时极长,有一次到非洲用时近半年,并且一个货柜比深圳要多花约8000元,对低附加值产品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数字。

但是,如果选择深圳出口就根本没必要在天门生产,因为公司的单晶硅、多晶硅等常用零件都需从珠三角、长三角地区采购。一番折腾,物流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增加了。

随州的湖北远程公司对此也深有同感。作为一家底盘零部件生产企业,远程公司需要高资质的上游配套企业,然而当地合格的供应商远远不够。公司负责人表示,从外地采购物流成本高、交货期长,大大影响公司产品的竞争力。

华中科技大学自贸区研究中心曾对宜昌片区内的15家重点企业进行调研,结果显示区内高科技企业集聚度不高,产业关联度不强。仅有4家企业认为区内配套企业比较多,占比不到 30%。

“这些企业互补性较低,没法形成很好的产业聚集效应。”周记顺表示。

“招商绝不能只招‘个位数’,要把整个产业链‘一锅端’。”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邹薇指出,生产企业的上下游原材料都是就近布局,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稳住产业链供应链,才能稳住企业家的心。

对此,2004年就在昆山设厂的京山轻机董事长李健颇有感触,“当地产业链结构非常好,企业不需要上过多的加工设备,原材料基本都买得到,只要专注在研发和装配上就行了。”

丁小平坦言,在产业链招商上,当地政府努力多年,但始终未见成效。耐人寻味的是,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天明新能源的员工结构偏老化,55-60岁的员工占比超过40%。尽管技术员工资每月达到1.2万元,公司还提供精装修住房,仍难留住年轻人才。

“沿海城市交通发达,生活丰富多彩,更令年轻人向往。”丁小平认为,这是制约当地产业链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绕道出口的高附加值产品

发展外贸离不开国际物流支撑。国际物流行业就像温度计,折射出当地外贸发展的冷暖。

曾经,湖北以九省通衢、中部枢纽为傲,然而让湖北人有刺痛感的是,武汉长期不是中部地区航空枢纽。

不久前,郑州对外发布航空货运成绩单:2020年前10个月,郑州机场货运量单月增速有6个月居全国之首,货运总量居全国第七,客货运规模继续保持中部机场领先地位。

航空货运是对外贸易的派生需求,通过其市场规模能大致判断一个地区的外贸前景。从航空货运的几个主要考量指标来看,武汉都与郑州相去甚远。

数据来源:支点财经整理

目前,新郑机场通达63个城市,其中国际地区46个,包括1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16个全球TOP20的枢纽航点。这些数字奠定了新郑机场国际货运量和全货机航班量全国第五的地位。

湖北省商务厅口岸处曾做过调研,郑州有151家知名货代公司,其中全球TOP10的国际货代公司就有9家。武汉货代公司数量仅为郑州的三分之一,并且缺乏重量级企业。

回看中部航空枢纽之争。此前,武汉曾多次提出过打造“区域性航空枢纽”。彼时,武汉、郑州、长沙实力接近,武汉还略占优势。然而眼下,武汉明显落后。

“要想成为区域航空枢纽,首先得有高附加值的货运商品。”邹薇一语中的。

值得一提的是,郑州富士康、精密汽车配件等高附加值产品为郑州航空货运提供了稳定的货源。2020年10月份,河南出口手机945.6万台,总金额291.4亿元。从单价看,郑州平均每台手机货值约3082元。

再看湖北,2020年前9个月出口手机总额为122.4亿元,在全省出口商品目录中仅排第5位。据了解,目前湖北97%的外贸产品通过货运成本更低的水运出口,高附加值产品的比例由此可见一斑。

以湖北重要的出口农产品茶叶为例。数据显示,2019年,湖北出口茶叶1.74万吨,总货值14.82亿元,平均每公斤85元。一家企业则介绍,该公司出口茶叶的平均价格仅为每公斤5美元。这意味着,湖北要卖出近百公斤茶叶,才抵得上郑州一部手机的货值。

那么,湖北到底有没有可出口的高附加值产品?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截至2020年12月10日,仅武汉东湖高新区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就超过3100家,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并不少。

那么,湖北的高附加值出口产品去了哪里?

支点财经了解到,2020年,联想移动通信贸易(武汉)有限公司是湖北最大的出口企业。2020年1-8月,武汉联想出口额为12.5亿元,占湖北出口总量的5.9%。然而,武汉联想目前有60%的货物是绕道郑州机场发出的。

据调查,湖北企业“舍近求远”主要基于两个原因。

首先是出口效率。据海关总署资料显示,2019年,武汉报关时间为1.61小时,而南昌、郑州、合肥的报关时间分别为0.72小时、0.54小时和0.25小时。

其次是服务质量。湖北大道众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本土货代企业。公司总经理石剑认为,郑州在发展航空货运上很下功夫。

石剑表示,在中部省份中,河南的补贴力度最低,但补贴效率最高。一直以来,河南对航线都是按月补贴,企业资金回笼快。湖北按季补贴,有的企业一个季度垫付的资金就超千万元。

相比沿海城市,内陆地区航空货运依然欠发达。为抢占市场,中部省份对开行国际货运航线均有补贴政策。而郑州越来越有沿海的影子:航空货运逐渐脱离补贴依赖,走向良性发展周期。

兄弟省份做法值得借鉴

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陈波分析认为,湖北经济外向度低,一个重要原因是参与国际分工的比重较低。他建议,湖北要尽快利用“一带一路”、自贸区改革、进博会等契机,深入地嵌入国际供应链、国际产业链的分工中。

邹薇指出,欲提高经济对外依存度,治本之策,还是要改善经济结构,优先发展高新技术产业、高附加值产业。

在补齐上述短板时,兄弟省份的一些成功做法或能给与湖北借鉴。

在产业链招商方面,江苏省昆山市的做法值得称道:拆开一台笔记本电脑,1000多个主要零部件,看当地“缺什么”,招商就“补什么”,最终形成企业集聚、产业集群的“葡萄串”效应。

同样地处内陆,重庆在产业链招商方面的做法颇具参考价值:对本地尚未形成有效产业链的企业,重庆实行“对赌式招商”政策,即保证在一两年内配套相应的上下游市场,否则地方政府就赔偿。

2020年9月,重庆市荣昌区建立产业链招商“链长制”,围绕食品、医药、陶瓷、服饰、新材料、智能装备、电子信息、大数据区块链、运动健康、农牧高新等10个优势产业,由10名区领导分别担任“链长”,推动产业链招商,并创下3小时签下3.2亿大单的佳绩。

对此,邹薇强调,招商不能只盯眼前效果,只计算当年能增加多少投资、拉动多少GDP,而应该看长远。围绕重点方向,把能够带动产业链发展的好项目引进来,把产业链每一环都做扎实。这些链条的长度和强度,决定着城市经济的创新力和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对照郑州促进临空经济、航空货运的成功经验,湖北已有了一些举措。目前,商务部门经过调研提出建议:将交通部门对国际定期全货机航线的奖励、商务部门对外贸出口的奖励、对跨境电商的奖励等形成合力,对国际航空货运实行有针对性的全链条奖励。

记者丨张爱虎 肖丽琼

编辑丨刘定文 胡馨月

新浪微博|@支点财经

地址|湖北·武汉·楚天传媒大厦